漆多俊经济法网欢迎您 | 联系我们 | 在线投稿 | 旧版本
游客,欢迎您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漆多俊专栏 > 法学论著 > 其他领域 > 正文

美国:现代国家经济调节职能与经济法产生和发展一般规律之典型代表

作者:漆多俊 来源: 日期:2014-12-15 16:50:41 人气:171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李胜利《美国联邦反托拉斯法百年:历史经验与世界性影响》序言

本书原型是李胜利的博士论文。我指导的经济法专业博士生大都比较重视对美国的研究,除李胜利博士外,还有以美国罗斯福新政等为研究对象的博士论文选题的。

我和我的博士生们为什么十分重视研究美国?因为我们在经济法研究中,特别是在我二、三十年探索和创立“国家调节说”经济法理论体系过程中,深切地认识到,在世界各国国家经济调节职能和经济法的产生和发展(他们在存在基本共性基础上分别呈现不同特性,分属于不同的“经济法模块”)中,美国是最为典型的代表,是美利坚那块土地上的社会经济、政治和法律基本上按照其自身规律(而较少受诸如战争和意识形态等异常因素影响)演变的结果。它让我们最容易看清现代国家经济职能和法律演变的一般规律;反过来,它也最明显和强有力地检验和证明着我们所创立和信奉的“国家调节说”经济法学科理论。

另一个原因,就是国内外这方面研究颇为薄弱。虽然美国自其建国以来在社会生活各方面颇多创新,特色纷呈,两百多年来一直吸引着世人的眼球,引起各学科学者浓厚的研究兴趣,但经济法角度的研究则很薄弱。特别是在涉及经济法和经济法学科理论方面,更几为空白。这一方面同美国本身所属法系和学科研究的传统相关。在美国,自19世纪末以来国家经济调节职能与经济法的出现和发展虽然是不争的事实,但按照那里的传统人们并不严格按部门法划分法律和法学学科,甚至很少有人使用“经济法”这一概念。而在欧洲大陆如德国,则在20世纪初年,一战前后,国家调节经济职能发达,并于1919年魏玛宪法确认了国家干预经济的基本原则,颁布了大量国家干预经济之法,且直接以“经济法”命名。同时法学界开展热烈研究。这些情况得到传播,并在世界其他国家形成较大影响。这也使得人们只知德国经济法,而忽视美国的经济法。此外,就中国法学界而言,由于国家体制原因,20世纪80年代经济法研究起步时期,一般人只关注前苏联、东欧经济法,也影响学者对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关注。

我在经济法研究中有许多关于美国的论述。较为集中的是2006年在多个高校法学院的讲座和依据讲座稿整理的《时代潮流与模块互动——“国家调节说”对经济法理论问题的破译》一文[1]。我的专著《经济法基础理论》也有不少这方面的论述。这些论述对于人们深入了解现代国家经济职能和经济法的产生发展根源和本质特征是会有帮助的。

美国的国家经济调节职能和经济法最初和最重要的表现是其反托拉斯法(即反垄断法)的立法和实施。它体现着现代国家经济职能和经济法的发端。按照“国家调节说”理论,国家调节经济有“三方式”,经济法体系有“三构成”。但它们都不是一开始就完备的,而是逐渐发达起来的。在美国,首先出现的是“三方式”和“三构成”中的一种,即反托拉斯和反托拉斯法。因为按照市场发育自身规律,生产社会化伴生垄断,而垄断限制自由竞争、不公平等等弊端最为有着自由放任传统的美国人民所深恶痛绝,而传统市场调节机制和法律体系对它又显得无能为力,所以才迫切要求国家调节,出面干预垄断,才出现规范这种国家调节(反垄断)的法律——反垄断法。

也正是因为美国有着自由放任传统,当初即使国家开始介入社会经济,对垄断进行干预,颁布了反托拉斯法,也并未得到切实实施。长期的“夜警”角色使国家仍然不敢大胆介入经济领域。后来只有到了1929-1933年严重经济危机年代,美国的国家经济调节职能和经济法才迅速发达和完备起来。在国家调节“三方式”和经济法体系“三构成”基本齐备的同时,反托拉斯法也才得到大力实施。如果说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谢尔曼法》等一批反托拉斯法的颁布只是美国国家调节职能和经济法的发端,那么,后来罗斯福新政才标志着美国国家经济调节职能和经济法走向发达和完备阶段。

当后来国家经济调节职能和经济法逐渐发达和完备了,反垄断和反垄断法仍然是美国等市场经济国家的国家经济调节职能活动和经济法体系中的核心部分。因为这种法律乃是市场经济的“宪章”。也正因为如此,人们要研究、认识美国的国家经济职能和经济法也必须抓住其反托拉斯法,将它弄清楚。此外,美国反托拉斯法立法和实施经验对于世界其他许多国家影响甚大,如德、日等国二战后的反垄断立法,更是移植和复制了美国的许多经验。如此等等因素,决定了研究美国反托拉斯法的重要意义。也说明了李胜利博士的这个选题和现在要出版的这部专著的重要价值所在。

美国反托拉斯法是一个十分庞大的体系。正如李胜利博士所言,以短短篇幅是不可能面面俱到的,而只能选取其中几个重要方面问题作出研究。并且也难免有欠深刻和甚至不当之处。这些都需要包括李胜利博士在内的学界特别是经济法学界同仁继续努力,关注这方面的课题,做出更多、更优秀的研究成果来。

201411月于长沙)



[1]首发于漆多俊主编《经济法论丛》第13卷,中国方正出版社,200711月,第1~55页。


本文网址:http://qiduojun.csu.edu.cn/qitalingyu/1146.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上一篇: 论改革与政变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